欢乐球吃球是腾讯的吗 navi.html
欢乐球吃球是腾讯的吗 竞彩盈亏指数 盛兴官方网彩票 比分直播球探网007 德国赛车pk拾计划软件 郑州沐足中心 内蒙古时时号码 pk10长期挂机玩法 免费四人麻将大全 东方6+1开奖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直播

黨建群團 >  愛國奮斗

兩彈元勛—鄧稼先
發布時間:2018-10-25 15:06:35   來源:宇你同在觀天下  



鄧稼先,鄧石如的六世孫,1924年6月25日出生于安徽懷寧縣的鄧家祖屋,也叫鐵硯山房的祖居內。父親鄧以蟄當時是北京醫科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校哲學系教授,與楊振寧父親楊武之是多年之交,母親王淑蠲,操持家務。鄧以蟄四個子女,鄧稼先排行第三,鄧稼先出生8個月以后,隨母親和兩個姐姐來到北平(即北京);1936年,考入北平崇德中學初中二年級,讀至高一(因抗日戰爭,崇德中學在1939年停辦)。這三年,他在英文、數學、物理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在崇德中學,與高他兩班的楊振寧成為好友。

求學報國

鄧稼先少年時光生活在國難深重的年代,七七事變以后,日本侵略軍進入了北平城。不久北大和清華都撤向南方,鄧稼先的父親身患肺病,咳血不止,全家滯留下來。1939年9月,鄧稼先再入北平志成中學,讀高中二年級。

1940年5月,鄧稼先為避迫害,未讀完高二,途徑上海、香港和越南的海防、老街,到達昆明。7月-9月,在昆明升學補習班學習。9月,入四川江津國立第九中學,讀高中三年級至畢業。

1941年,鄧稼先進入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西南聯大成立于抗戰極端困難時期,由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南開大學三校合并而成,條件簡陋,生活清苦。盡管如此,聯大卻有非常良好的學術空氣,先后培養出了不少優秀人才,鄧稼先受業于王竹溪、鄭華熾等著名教授,以良好的成績圓滿完成了大學四年的學業。

抗日戰爭勝利時,他拿到了畢業證書,在昆明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的外圍組織“民青”,投身于爭取民主、反對國民黨統治的斗爭。翌年,他回到北平,受聘擔任了北京大學物理系助教,并在學生運動中擔任了北京大學教職工聯合會主席。

鄧稼先在北京大學教學,他想的是,要到科學水平更高的美國去,學習更先進的知識,掌握更先進的知識后,報效祖國。抱著學更多的本領以建設新中國之志,他于1947年通過了赴美研究生考試,于翌年秋進入美國印第安那州的普渡大學研究生院——由于他學習成績突出,不足兩年便讀滿學分,并通過博士論文答辯。僅用一年多的時間就獲得了博士學位!此時他只有26歲,人稱“娃娃博士”。

鄧稼先留學的時候,生活很艱苦,開始沒有獎學金,吃飯不敢按飯量吃,只能按錢吃。有一段時間,他和洪朝生(后在科學院低溫物理中心工作)合住在一位美國老太太的閣樓里,有一次他倆去吃飯,兩份牛排端上后,鄧稼先看了看,對洪朝生說:“我這塊小,你那塊大。”洪朝生就把自己那份給了稼先。

毅然回國

鄧稼先的成就,也納入了美國政府的視線,他們打算用更好的科研條件、生活條件把他留在美國,他的老師也希望他留在美國,同校好友也挽留他,但鄧稼先婉言謝絕了。1950年10月,他放棄了優越的工作條件和生活環境,和二百多位專家學者一起回到國內。一到北京,他就同他的老師王淦昌教授以及彭桓武教授投入中國近代物理研究所的建設,開設了中國原子核物理理論研究工作的嶄新局面。1956年,鄧稼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同年與何祚庥、徐建銘、于敏等人合作,在《物理學報》上相繼發表了《β衰變的角關聯》、《輻射損失對加速器中自由振動的影響》、《輕原子核的變形》等論文。為中國核理論研究做出了開拓性的工作。

兩彈元勛

當時,中央決定,依靠自己的力量發展原子彈。1958年6月21日,毛澤東在軍委擴大會議上說:“原子彈就是那么大的東西,沒有那個東西,人家就說你不算數。那么好吧,我們就搞一點吧,搞一點原子彈、氫彈,洲際導彈。我看有十年工夫完全可能。”此后不久,中國第一個原子反應堆啟動成功!

1958年秋,二機部副部長劉杰找到鄧稼先,說“國家要放一個‘大炮仗’”,征詢他是否愿意參加這項必須嚴格保密的工作。鄧稼先義無反顧地同意,回家對妻子只說自己“要調動工作”,不能再照顧家和孩子,通信也困難。妻子表示支持。從此,鄧稼先的名字便在刊物和對外聯絡中消失,他的身影只出現在嚴格警衛的深院和大漠戈壁。

當鄧稼先得知自己將要參加原子彈的設計工作時,興奮難眠,同時他又感到任務艱巨,擔子十分沉重。

1958年8月,鄧稼先調到新籌建的核武器研究所任理論部主任,負責領導核武器的理論設計,隨后任研究所副所長、所長,核工業部第九研究設計院副院長、院長,核工業部科技委副主任,國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10月16日,以聶榮臻為主任的國防科學技術委員會成立。越來越多的仁人志士匯集到北京,緊張而有序地投入到這項秘密的工作中來。

從此,鄧稼先把全部的心血都傾注到任務中去;首先,他帶著一批剛跨出校門的大學生,日夜挑磚拾瓦搞試驗場地建設,硬是在亂墳里碾出一條柏油路來,在松樹林旁蓋起原子彈教學模型廳;在沒有資料,缺乏試驗條件的情況下,鄧稼先挑起了探索原子彈理論的重任。為了當好原子彈設計先行工作的“龍頭”,他帶領大家刻苦學習理論,靠自己的力量搞尖端科學研究。鄧稼先向大家推薦了一攬子的書籍和資料,他認為這些都是探索原子彈理論設計奧秘的向導。

由于都是外文書,并且只有一份,鄧稼先只好組織大家閱讀,一人念,大家譯,連夜印刷。

為了解開原子彈的科學之迷,在北京近郊,科學家們決心充分發揮集體的智慧,研制出我國的“爭氣彈”。那時,由于條件艱苦,同志們使用算盤進行極為復雜的原子理論計算,為了演算一個數據,一日三班倒。算一次,要一個多月,算9次,要花費一年多時間,又請物理學家從出發概念進行估計,確定正確,常常是工作到天亮。作為理論部負責人,鄧稼先跟班指導年輕人運算。每當過度疲勞,思維中斷時,他都著急地說:“唉,一個太陽不夠用呀!”

在北京外事部門的招待會上,有人問他帶了什么回來。他說:“帶了幾雙眼下中國還不能生產的尼龍襪子送給父親,還帶了一腦袋關于原子核的知識。” 此后的八年間,他進行了中國原子核理論的研究。

鄧稼先不僅在秘密科研院所里費盡心血,還經常到飛沙走石的戈壁試驗場。他冒著酷暑嚴寒,在試驗場度過了整整8年的單身漢生活,有15次在現場領導核試驗,從而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

1959年,鄧稼先根據中央決策“自己動手,從頭摸起,準備用8年時間搞出原子彈”,選定中子物理、流體力學和高溫高壓下的物理性質這三個方面作為研制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的主攻方向。選對主攻方向,是鄧稼先為中國原子彈理論設計工作做出的最重要貢獻。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國處在嚴重的困難時期。對于中國的原子能事業來說,那是一個卡脖子的時代。1959年6月20日蘇共中央來信,拒絕提供原子彈數學模型和有關技術資料。8月23日,蘇聯又單方面終止兩國簽訂的國防新技術協定,撤走全部專家,甚至連一張紙片都不留下,還譏諷說:“離開外界的幫助,中國20年也搞不出原子彈。就守著這堆廢銅爛鐵吧。”

為了記住那個撕毀合同的日子,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的工程代號定名為“五九六”。

在這以后的五年時間里,科學家們和工程技術人員克服了資料少,設備差,時間短,環境惡劣等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迎來了中國原子彈研制工作的決戰階段。

中國大西北昔日的荒涼景象。就連生存都是很難的。可見搞科學研究時也是非常困難,然而“五九六”的戰士們憑著愛國心和革命的豪情壯志,硬是把青海、新疆、神秘的古羅布泊、馬革裹尸的古戰場建設成中國第一個核武器基地。

1962年9月11日,由羅瑞卿審定,二機部向中央打了一個:“兩年規劃”的報告,此報告提出爭取在1964年,最遲在1965年上半年爆炸中國的第一顆原子彈。此時,鄧稼先和其同事拿出了原子彈理論設計方案,為中國核武器研究奠定了基礎。

1963年2月,在華北某地參與并指導了核試驗前的轟炸模擬試驗。9月,接聶榮臻元帥命令,鄧稼先、于敏率領九院理論部研究原子彈的原班人馬,承擔中國第一顆氫彈的理論設計任務。

1964年10月,中國成功爆炸的第一顆原子彈,就是由他最后簽字確定了設計方案。他還率領研究人員在試驗后迅速進入爆炸現場采樣,以證實效果。他又同于敏等人投入對氫彈的研究。按照“鄧—于方案”,最后終于制成了氫彈,并于原子彈爆炸后的兩年零八個月試驗成功。這同法國用 8年零6個月 、美國用7年零3個月、蘇聯用6年零3個月的時間相比,創造了世界上最快的速度。

中國能在那樣短的時間和那樣差的基礎上研制成“兩彈一星”(前蘇聯8年、美國6年、法國4年、中國2年8個月),西方人感到不可思議。楊振寧來華探親返程之前,故意問還不暴露工作性質的鄧稼先說:“在美國聽人說,中國的原子彈是一個美國人幫助研制的。這是真的嗎?”鄧稼先請示了周恩來后,寫信告訴他:“無論是原子彈,還是氫彈,都是中國人自己研制的。”楊振寧看后激動得流出了淚水。正是由于中國有了這樣一批勇于奉獻的知識分子,才挺起了堅強的民族脊梁。

1966 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在周恩來請示毛澤東后,中央決定,國家研制核武器的基地和人員不能受沖擊,加上他們所處的是軍事管制單位,因此“文化大革命”一開始,鄧稼先所在的單位和他個人沒有受到沖擊。正是在這種保護下,鄧稼先和一批研制核武器的科學家繼續埋頭苦干,取得了許多新成就。

1972年, 任核工業部第九研究院副院長。1979年, 任核工業部第九研究院院長。是年,在一次試驗中,身體受輻射影響,但仍堅持工作。

晚年生活

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原稱學部委員)。

1982年,獲全國自然科學一等獎。當選為中共第十二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1984年,被評為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專家。是年,他在大漠深處指揮中國第二代新式核武器試驗成功;距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整整20年,鄧稼先指揮他一生中最后的一次核試驗, [28] 鄧稼先高興地寫下:“紅云沖天照九霄,千鈞核力動地搖。二十年來勇攀后,二代輕舟已過橋。”翌年,他的癌細胞擴散已無法挽救,他在國慶節提出的要求就是去看看天安門。

1985年, 因直腸癌于7月30日住院。 這時,他的生命走到了盡頭,他進了醫院,再也沒能走出來。他住了363天,動了3次手術。363天里,他一直疼痛不止,止痛的杜冷丁從每天一針發展到一小時一針,全身大面積溶血性出血。時年,因“原子彈的突破和武器化”和“氫彈的突破及武器化”,兩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特等獎。

1986年6月,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簽署命令,任命鄧稼先為國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7月16日,國務院授予他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1986年7月29日,鄧稼先因癌癥晚期大出血去世;他臨終前留下的話仍是如何在尖端武器方面努力,并叮嚀:“不要讓人家把我們落得太遠……”, 時任國務院總理的趙紫陽專程從外地趕回北京參加鄧稼先的追悼會。在追悼會上說:“鄧稼先同志是我國科技工作者的典范,是我國科技工作者的驕傲。”

鄧稼先的岳父、全國政協副主席、許德珩老人也在他送的大幅挽幛上悼念鄧稼先:“稼先逝世,我極悲痛!” 在地球的另一面,遠隔萬里重洋的昔日好友楊振寧教授懷著無限悲痛的心情,也給鄧稼先的夫人許鹿希教授發來了電報。

主要成就

鄧稼先是中國核武器理論研究工作的奠基者之一。是中國核武器研制與發展的主要組織者、領導者,被稱為“兩彈元勛”。在原子彈、氫彈研究中,鄧稼先領導開展了爆轟物理、流體力學、狀態方程、中子輸運等基礎理論研究,完成了原子彈的理論方案,并參與指導核試驗的爆轟模擬試驗。

他自1958年開始組織領導開展爆轟物理、流體力學、狀態方程、中子輸運等基礎理論研究,對原子彈的物理過程進行大量模擬計算和分析,從而邁開了中國獨立研究設計核武器的第一步,領導完成了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的理論方案,并參與指導核試驗前的爆轟模擬試驗。 原子彈試驗成功后,立即組織力量探索氫彈設計原理、選定技術途徑,組織領導并親自參與1967年中國第一顆氫彈的研制和試驗工作。

鄧稼先不僅注重科技實驗,還格外注重對科學理論的及時梳理和總結。鄧稼先和周光召合寫的《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理論研究總結》,是一部核武器理論設計開創性的基礎巨著,它總結了百位科學家的研究成果,這部著作不僅對以后的理論設計起到指導作用,而且還是培養科研人員入門的教科書。鄧稼先對高溫高壓狀態方程的研究也做出了重要貢獻。為了培養年輕的科研人員,他還寫了電動力學、等離子體物理、球面聚心爆轟波理論等許多講義,即使在擔任院長重任以后,他還在工作之余著手編寫“量子場論”和“群論”。

擔任職務

鄧稼先歷任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助研、副研究員,二機部第九研究所理論部主任、第九研究院副院長、院長,國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核工業部科技委副主任等職。鄧稼先還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委員。

人物評價

鄧稼先是中國知識分子的優秀代表,為了他的祖國中國的強盛,為了中國國防科研事業的發展,他甘當無名英雄,默默無聞地奮斗了數十年。他常常在關鍵時刻,不顧個人安危,出現在最危險的崗位上,充分體現了他崇高無私的奉獻精神。他在中國核武器的研制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卻鮮為人知,直到他死后,人們才知道了他的事跡。 他是最具有農民樸實氣質的科學家。鄧稼先敏銳的眼光使中國的核武器發展繼續快步推進了十年,終于趕在全面禁止核試驗之前,達到了實驗室模擬水平。

核工業部為表彰鄧稼先20多年來為發展中國核武器做出的重大貢獻,為使他那不計名利、甘當無名英雄和艱苦奮斗、舍生忘死的革命精神發揚光大,號召廣大科技人員向他學習。

人物軼事

當眾撕碎侵略者的旗子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的槍聲響起。22天后,北平淪陷了。日本侵略者召開了“慶功會”。 時年13歲的鄧稼先無法忍受這種屈辱,當眾把一面日本國旗撕得粉碎,并扔在地上踩了幾腳。這件事發生后,鄧以蟄的一個好友勸他說,此事早晚會被人告發,你還是盡早讓孩子離開北平吧。無奈之下,鄧以蟄讓鄧稼先的大姐帶著他南下昆明,那里有南遷的清華和北大教授,還有眾多的老朋友。臨走前,父親對他說“稼兒,以后你一定要學科學,不要學文,科學對國家有用。”鄧以蟄憑自己的經驗寄希望于鄧稼先,但這句話在鄧稼先的腦海里卻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許身國威壯河山”

1979年,在一次航投試驗時出現降落傘事故,原子彈墜地被摔裂。鄧稼先深知危險,卻一個人搶上前去把摔破的原子彈碎片拿到手里仔細檢驗。

身為醫學教授的妻子知道他“抱”了摔裂的原子彈,在鄧稼先回北京時強拉他去檢查。結果發現在他的小便中帶有放射性物質,肝臟破損,骨髓里也侵入了放射物。隨后,鄧稼先仍堅持回核試驗基地。在步履艱難之時,他堅持要自己去裝雷管,并首次以院長的權威向周圍的人下命令:“你們還年輕,你們不能去!”

1985年,鄧稼先離開羅布泊回到北京,仍想參加會議。醫生強迫他住院并通知他已患有癌癥。

他無力地倒在病床上,面對自己妻子以及國防部長張愛萍的安慰,平靜地說:“我知道這一天會來的,但沒想到它來得這樣快。”

最后一枚獎章

鄧稼先一生功勛卓著,獲獎無數,他生前的最后一枚獎章是在醫院的病房里獲得的。1986年7月17日下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鵬、全國總工會書記羅干、國防科工委科技委主任朱光亞、核工業部部長蔣心雄等領導,前往解放軍總醫院,向鄧稼先頒發全國勞動模范證書和獎章,以表彰他為中國核武器研究工作和核事業所作出的特殊貢獻。這是“七五”期間黨中央、國務院授予的第一個全國勞動模范稱號、授出的第一枚全國勞動模范獎章。

鄧稼先莊重地把獎章戴在胸前,高興地說:“今天李鵬副總理親臨醫院授予我全國勞動模范稱號,我感到萬分激動。核武器事業是成千上萬人的努力才取得成功的,我只不過做了一小部分應該做的工作,但黨和國家就給我這樣的榮譽,這足以說明黨和國家對尖端事業的重視。我現在雖然患病,但我要頑強地同疾病作斗爭,爭取早日恢復健康,為國防科研事業再盡一些力量,以不辜負黨和國家對我的希望。”

就在戴上這枚獎章的12天后,1986年7月29日,鄧稼先因全身大出血,醫治無效,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離開了他為之奮斗、奉獻了一輩子的中國核事業。在生命的最后時刻,鄧稼先對妻子許鹿希說:“假如生命終結后可以再生,那么,我仍選擇中國,選擇核事業。”

庶民本色

在“兩彈元勛”鄧稼先留給后人的照片中,我們看到的是一位學究形象。實際上,鄧稼先是一個非常熱愛生活的人,在衣食住行上均表現出極強的“庶民本色”。

鄧稼先穿衣服從不挑剔,一般就是一套灰色咔嘰布的中山裝,衣服樣式也基本沒什么變化,一套衣服一穿就是很多年,很久也不見他置辦新衣服 。不過鄧稼先的著裝是十分講究的,他的衣服雖然不新,但從來都是干凈、整齊,從不因為工作繁忙而在服裝上顯示出“沒時間收拾”的樣子 。

鄧稼先在“吃”上是相當講究的 。在經濟條件允許的范圍內,他總是在節假日吃上一頓。鄧稼先很喜歡請客,每每花上10元錢在飯館請同事們熱熱鬧鬧地吃上一頓。而一個人的時候,他也不忘一飽口福。調回北京后,他一般都要在星期天去岳父許德珩家里團聚一次。而在去岳父家的途中,鄧稼先都選擇在當時北京的繁華地段西單附近下公交車,找一家有名的飯館用餐。這樣做,既可以不給岳父家里添麻煩,又可以滿足自己的愛好。雖然鄧稼先身居領導職務多年,但從不開單間、去雅座,而當時散座席上還沒有“排隊叫號”一說,所以每當進入正值飯點的餐廳,鄧稼先就和普通市民一樣,看準了一位要吃完的食客,站在其后面等座,有時一等就是半個小時 。

鄧稼先喜歡喝酒,在聚餐或下館子時,只要不影響工作,一般都會喝上比較好的白酒二兩,但從不過量 。鄧稼先的父親鄧以蟄也喜愛飲酒,親家許德珩去看望鄧以蟄的時候,往往會帶上一瓶頂級的國產白酒作為禮物送給親家。鄧以蟄在得到許德珩送來的酒后,往往叫兒子鄧稼先來陪他喝上一杯,而鄧稼先也是只喝二兩。在許進的印象中,鄧稼先只有一次喝酒“突破”到三兩。究其原因,時值鄧稼先團隊的一位同志的子女由于種種原因而無法參加高考,一時又沒有解決之策,讓他非常發愁,因此在不知不覺中多喝了好幾杯 。

鄧稼先除了喝酒,香煙也抽得很“勤”,一天大概一包左右 。他抽煙也很講究,一般只抽當時的一個牌子,實在沒有了偶爾也用另一種代替,抽的時候喜歡加上一個煙嘴。但當時這兩種香煙很難買到,于是鄧稼先就不把煙帶在身上,而是會放幾盒在辦公室,讓喜歡抽煙的同事們分享。因此,除了談工作的一部分人外,很多同事來辦公室找鄧稼先說的頭一句話是:“老鄧,來一根。”

在從事核工業研究期間,鄧稼先根本無暇娛樂 。調回北京后,鄧稼先有了一些業余時間,就喜愛上了聽京劇,且不管什么戲都喜歡聽。由于工作時間不固定,他從來不預先買票,也不托別人幫著買,而是一有時間就趕到北京護國寺的劇場前,和別人一起等退票。他“經驗”豐富,從來不在售票窗口等退票,而是在離劇場稍遠的地方尋找“真想退票”的人,結果每次均能買到價格適當的退票,準時進入劇場。

鄧稼先還有一個愛好是看電影。當時,國管局于每星期六晚上在政協禮堂放電影,一般連放兩場,鄧稼先每場必看。他看電影,從來都是坐公交車前往,有時電影結束得很晚,末班公交車沒有了,政協機關的同志想叫個車把他送回家,他都是連說“不用,不用”,邁開腳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版權所有:蘭州新區市政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   隴ICP備17002353號-6    聯系方式:0931-6830123  網站地圖
竞彩盈亏指数 盛兴官方网彩票 比分直播球探网007 德国赛车pk拾计划软件 郑州沐足中心 内蒙古时时号码 pk10长期挂机玩法 免费四人麻将大全 东方6+1开奖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