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球吃球是腾讯的吗 navi.html
欢乐球吃球是腾讯的吗 时时彩和11选5 3d预测杨大侠彩乐乐 日韩美女壁纸 华东6省15选5开奖详情 足彩胜平负分析技巧 江西时时点 北京时时诀窍免费群 赌三公技巧 手机捕鸟达人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表

黨建群團 >  愛國奮斗

種子鐘揚:奮斗者的人生答卷
發布時間:2018-11-01 20:35:45   來源:湖南日報  


   

   

    “這哪兒是人睡的地方啊?”

    “吸氧,快給他吸氧!”

    2010年,一次野外考察結束,大家累了一天,回到帳篷休息,誰知過了一會兒,有人發現鐘揚出現了嚴重的高原反應:面色烏青,嘴唇發紫,大喘著粗氣。

    大家想著趕緊讓鐘揚吸氧,可這時,學生朱彬也出現嚴重的高原反應,正吸著氧休息。他一看鐘老師不好,掙扎著拔掉自己的氧氣管,想要給鐘老師。

    誰知鐘揚一把抓住朱彬的手:“別動,都這么大的人了,怎么這么不講衛生,快點插回去……”

    那一夜,沒有人知道鐘揚是怎么熬過去的。等到第二天朝陽升起,鐘揚又強撐著和學生們踏上了盤點“家底”的征程。

    從外表看,鐘揚是個魁梧的大漢,穿上藏袍還有點像個正宗的“康巴漢子”,但是他卻很少跟人說起,他承受的是怎樣的高原反應——他不像別的援藏干部,從內地上西藏,只做對口的援藏工作,他同時還承擔著很多任務和職責:大到國家863項目、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教學任務,小到指導修改學生的論文、上海自然科學博物館的圖文介紹……鐘揚每一樣都不落下,每一樣都做得很好。

    然而,做好每一項工作談何容易?鐘揚經常在半夜往返于上海和拉薩,而兩地之間4000米海拔的高差,讓鐘揚在缺氧與醉氧之間不停切換。

    可當嚴重的高原反應向鐘揚襲來時,鐘揚是怎么做的呢?

    人們找到了一張他在越野車后備廂睡覺的照片——他身穿一件深藍色POLO衫,一只胳膊捂著半邊臉,臉色很差,嘴唇微張,神情非常疲憊,但睡得很沉。

    在青藏高原做野外采集,長途跋涉是常有的事情。為了保證行車安全,鐘揚一般坐在前排,跟司機師傅聊天,以免師傅打瞌睡。鐘揚的學生徐翌欽一直記得鐘老師堅持和司機師傅聊天的畫面:鐘老師的高原反應已經很嚴重,但他仍然上氣不接下氣地跟司機師傅長夜聊天,讓學生們在后座安心睡覺。

    當他實在困得不行的時候,就讓學生換到前面,他睡到后備廂里——他在后備廂的一堆行李上放兩個墊子,往墊子上一倒,然后呼呼大睡。

    有一次,兩個跟著鐘揚一起去野外的女生在越野車上顛簸得實在受不了,看著鐘揚在后備廂里睡得很香,鬧著說她們也要去那兒睡。結果兩人跟鐘揚換了位置,才睡了15分鐘,兩個人都吐了。

    “這哪兒是人睡的地方啊?”

    可這就是鐘揚休息的地方。鐘揚說,他個子大,不要影響學生們休息,就這樣,他就睡到了后備廂里。

    在很多人的眼里,鐘揚不像一個一般意義上的導師,更不像高校里前呼后擁的“老板”。在青藏高原的無數次野外采集中,鐘揚不僅跟學生們一起一點一點地收集種子,還為了給大家加油鼓勁,堅持走在前面、采在前面。

    西藏大學理學院副教授德吉忘不了鐘揚氣喘吁吁的樣子——

    在海拔5300米的卡若拉冰川,鐘揚帶著學生們采集夏季雪線以上的植物標本,到了最后1000米的時候,好幾個小伙子都累垮了,癱倒在地,此時的鐘揚也因為高原反應一步一喘,但他還是不停地一邊喘著氣一邊給大家鼓勁,直到學生們都咬著牙爬起來,繼續往前走。

    鐘揚長期患有痛風,走路總是一瘸一拐的。徐翌欽說,自己以前一直不知道痛風究竟有多痛,后來有一次鐘老師對學生們說,痛風痛風,就是痛起來讓你發瘋!

    有一次,在野外采樣時鐘揚犯病了,腿痛得難以走路。可他一點都不擔心自己,他擔心的是學生們上山不安全。吃了些隨身攜帶的藥物,鐘揚撿起路邊的一根粗樹枝,就這樣拄著樹枝步履蹣跚地帶大家上山。每次他總是走在最前面,確認安全了再讓學生們過去。

      鐘老師到底睡了幾個小時?

    2017年5月,西藏墨脫。

    凌晨1點半,跟著鐘揚來墨脫采樣的邊珍在路邊一家饅頭店的木板房里睡下了。

    青藏高原的野外采集往往歷時數天,星夜兼程是家常便飯,墨脫尤其如此。墨脫縣是中國最后一個通公路的縣,這里的公路被稱為“最難修的仙境公路”,一路坐過去顛簸不斷,日程也非常緊張:1點半睡,4點半起,6點半吃完飯去采樣,一采就是一整天。

    可這天夜里,邊珍已經困得不行,卻聽見鐘揚所在的隔壁屋還有動靜。

    這么晚了,鐘老師在做什么呢?

    邊珍仔細聽了聽,原來是打字的聲音——鐘老師還在制訂采樣的計劃,修改學生的課題。

    邊珍心里有點難受,但是她來不及細想,無邊無際的困意已經襲來。

    不知過了多久,邊珍隱隱約約又聽到隔壁的聲音,她一看時間,還不到4點半,轉了個身又睡了過去,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快5點。

    “趕緊起來吃飯了!”是鐘揚的聲音。

    邊珍一下子坐了起來。她都沒來得及幫鐘老師做早飯!心里不禁一陣愧疚。邊珍趕緊洗漱完畢,到了木板房外面,發現大家都已經起來。除了榨菜、酥油茶和饅頭,鐘老師還給大家做了一道蒜薹炒肉。

    邊珍心里浮起一個問題:

    鐘老師到底睡了幾個小時?1點半了,他還在電腦前忙碌,不到4點半,鐘老師已經起來給大家準備早飯。

    6點半,從饅頭店出發,一行人又踏上了采樣的征途。

    鐘揚雖然只睡了不到3個小時,但他走在前面,始終都是一副充滿活力的樣子。 走著走著,鐘揚的話不那么多了,邊珍知道,他是真的累了。

    “鐘老師,您昨天晚上都沒怎么休息吧?您太累了,要不您在車里休息一會兒,我們自己去采就行了。”

    “沒事,一起。”鐘揚喘著氣,青著臉,短短四個字,語氣堅定。

    后來的結果是,鐘揚始終沒有退下陣來,倒是一直等在車里的司機師傅被鐘揚的精神感動了:“鐘老師年紀這么大了,還親自采種子,我們也來搭把手吧!”

    鐘揚一看司機師傅也加入了進來,更來了勁,一邊采樣一邊認真向司機師傅介紹各種植物的特性,手把手地教司機師傅怎么采種子。

    “其實鐘老師很純粹,他表現出的是一種對采集種子、對科研的熱愛。哪怕是身體那么累,他還是愿意自己一顆一顆地去采,他完全是靠他的這種熱愛、這種意志力在撐著。”每每回憶起采種子的經歷,邊珍就一次又一次地被鐘老師的精神所震撼著、感動著。

    每次外出采樣,往往沒有條件做飯,中飯甚至晚飯都只能自備干糧。鐘揚最常帶的一種干糧是“死面餅子”,是一種慢火烘烤出來的干餅,因為它不好消化才頂餓。他跟學生們半開玩笑地說,“死面餅子”加上涼菜和午餐肉,就是一頓野外佳肴。

    鐘揚還打趣說,干餅沒有滋味,但人餓了,它就相當美味,因為“饑餓就是最好的味精”。

    (選摘自《種子鐘揚:一個新時代奮斗者的人生答卷》  陳芳 陳聰 著 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出版)  

版權所有:蘭州新區市政投資管理集團有限公司   隴ICP備17002353號-6    聯系方式:0931-6830123  網站地圖
时时彩和11选5 3d预测杨大侠彩乐乐 日韩美女壁纸 华东6省15选5开奖详情 足彩胜平负分析技巧 江西时时点 北京时时诀窍免费群 赌三公技巧 手机捕鸟达人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表